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資訊 > 行業資訊 > 正文

Jya × 蔦屋家電|增田宗昭:100則幸福生活提案

2020-07-24 1730 0
 7月10日,Jya新光臺燈在日本蔦屋家電開售,這標志著Jya美學家電品牌正式進入日本市場。而之所以選擇蔦屋家電,這來源于Jya和蔦屋家電之間對于“幸福生活”的共鳴。

幾乎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是為了讓人們過得更方便而存在。

為了讓人們生活更便捷,事物就會不斷推陳出新,努力提升效率。

網絡聯結一切的時代,手機可以快速支付我們想買到的任何東西,交通和通訊變的沒有一點阻礙,更快的行走腳步、更快的工作效率,推著整個世界都在瘋狂地運轉,恨不得在生活的下一秒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在這種快速的生活節奏中,我們好像輕而易舉就能獲得很多東西。

但事實上,我們還是不會因此感覺到更多的幸福。

蔦屋創始人增田宗昭說:“人的幸福,恐怕正好跟效率背道相馳。”

對人類而言,真正能帶來幸福的,不是效率,可能是其他事物。

在消費領域,拿日本來說,“二戰”過后,整個社會是一個物資缺乏的狀態,消費者可以直接從商店里擺賣的商品中感受到價值。一旦有新的東西出現,大家就會備受關注,甚至在店面門口排起長龍,這是當時大家對于“新事物”所獲取到的滿足感。

隨著時間的過去,物質開始普及,生產力也跟著快速的提升,沒用多久商品就開始泛濫。后來借由網絡的出現,購物平臺飛躍式的擴展,顧客可以不受時間和地點的限制,享受購物的樂趣,購物平臺也開始泛濫。但這些形式大多都逃不過一個現實:物質本身價值的逐漸降低。

人們在消費上的追求也在改變,不斷快速更新的商品無法給人們帶來真正意義上的喜悅,消費者很難再從物品本身感受到其價值所在,開始追求更多的東西來滿足、豐富自己。也就出現如此現象:人們物質條件得到滿足,卻依然對當下的生活方式不滿足。

為人們的生活提案=“我想過這樣的生活”

蔦屋——未來生活的實驗場

“我們賣的不是商品。”

那究竟是賣什么?

“生活。”

蔦屋書店創始人——增田宗昭

1982年增田宗昭在大阪府枚方市京阪電鐵枚方市車站前的一棟大廈的五樓,開了一家名叫“LOFT”的咖啡店兼唱片行。當時為了募款,增田宗昭寫了一篇名為《創業理念》的文章,其中提到:

“在變革的80年代,‘Culture Convenience Club’決定在關西最大的衛星都市枚方市,開一家LIFE INFORMATION CENTER——‘LOFT’。這是一家能讓顧客輕松享受文化的商店,店里會販賣唱片、與生活信息相關的書籍以及影片(含出租),地點在車站前,交通相當便利,而且營業到晚上11點,裝潢是成本低廉的倉庫風,我們想將它變成向枚方市的年輕人提供80年代新生活風格信息的據點。開店后,我們還會挑戰售票系統、住宅信息(房屋租賃中介)、裝潢設計等領域,并作為青年文化的據點,投下震撼彈,將枚方市車站到連鎖超市‘Izumiya’一帶,發展成美國西海岸那樣人文薈萃的地區。”

增田宗昭從一開始的想法就是要做“生活方式提案”。于是1983年,增田宗昭在大阪府枚方市開設了一家既可以租賃唱片、錄像帶,又可以買書和喝咖啡的店鋪——“TSUTAYA”(蔦屋書店 枚方店),也就是蔦屋書店的原型。

可是在當時的日本書店或是CD店已經瀕臨沒落,一點也不景氣。

增田宗昭想法卻是:提供一個場所,供人們可以在里面找到自己喜歡或者適合自己的東西。通過這個場所向人們提案,展示出對生活的品質追求,人們就可以在里面進行挑選。

于是這家店很快受到了當地人的喜愛,僅一年的時間就擴張至55家。

1984年開幕的蔦屋書店江坂店,融合了TSUTAYA、咖啡廳與辦公室的空間設計,該空間設計哲學一直延續到“代官山 蔦屋書店”

經歷“LOFT”到“TSUTAYA”,僅僅用了三年時間。緊接著1985年,增田宗昭成立了CCC(Culture Convenience Club)公司,它以書店及影音租借販賣連鎖店的形式開了很多家店面。在20世紀80年代后半段達到巔峰,店面拓展至全國。

在2003年的時候,推出以T-CARD為基礎的“新服務”:與全家(FamilyMart)、BOOK-OFF(日本最大的二手書連鎖店)等企業合作,實施了可在TSUTAYA的各式商店通用的會員積分制度。

同年CCC在東京還開了一家“Book&Cafe”為概念的書店,起初也不被看好,被說是開這種讀書的咖啡廳,搞不好書反而賣不出去。結果不但咖啡銷售實現了龐大的利潤,書籍的銷量也得到提升。

這家概念店的想法其實并不是要賣一杯咖啡,而是“讓顧客享受悠閑時光”。

“CCC其實做的就是‘cultureconvenience’(文化便利)。”

CCC的創立,成功地將增田宗昭最初的想法得以實現,那就是通過用電影、音樂、書籍提供信息,進行生活提案,把“文化”(culture)通過“唾手可得”(convenience)的形式,打造成“文化基礎建設”。

簡單可以理解為,讓人們隨時都能取得生活提案的信息,將這種信息可以休閑化、大眾化。

從蔦屋書店到蔦屋家電

“我們想提供的,就是一段讓來‘代官山 蔦屋書店’的人享受散步的時光,以及想事情的時光。”

其實增田宗昭做的事情一直都處于逆流而上的狀態。2011年設立“代官山 蔦屋書店”時,出版業持續下滑、電子書的時代興起、實體書店的衰落等面臨各種問題。增田宗昭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并且很快決定了蔦屋書店的選址和策劃。

代官山——一個日本中產階級聚居的地方。據說這個地方很久以前就是高級住宅區,在增田宗昭之前,已經有73家公司來找過地主,畢竟這里是市中心的繁華地段,還擁有4000坪的空地,算是非常難得。“代官山 蔦屋書店”歷經兩年時間才確定了在此地設立。

“硬擠出來的點子,八成不會太好,真正好的企劃,必須自然而然涌現。這會受身體、精神狀況,以及是否待在適合構思創意的環境的影響。再者就是地理位置、空氣、氣味及信息,這些應該也有關系。”

增田宗昭覺得這里的“氣”很好,是可以帶來靈感的地方。據增田宗昭回憶,他曾經總是去對面的一家ASO咖啡廳撰寫他的企劃書,坐在那遠遠望去,雖望不見對面的全景,但知道里面是一片像小森林一樣舒服的空間,這個空間優雅、洗練,靜靜地坐落在那,有種土地與生俱來的性格一樣的特質。

增田宗昭決定將4000坪的土地延續“TSUTAYA”的概念:販賣書籍、CD、DVD,且附設咖啡廳的復合式大型商店———“代官山 蔦屋書店”。用樹木林立的散步小徑串聯、開滿獨立商店的專賣店街,打造“代官山T-SITE”小鎮。

以「森里中的圖書館」為主題,代官山蔦屋書店是TSUTAYA為成人而建立的綜合型書店。

“代官山 蔦屋書店”結果大獲成功,其消費群體遍及男女老少,平日日均客流量達到1萬人,假日日均客流量高達兩萬人,東急代官山車站的乘車人數,與“代官山 蔦屋書店”開業前相比,多了幾乎兩成。

但是增田宗昭的追求不止于此,自1985年創辦CCC起,他始終認為CCC必須成為“全球第一的企劃公司”,在這里不是賣書、不是賣唱片也不是影音出租,而是賣企劃。

可見,蔦屋涉足家電行業是非常順其自然的事情。

蔦屋家電 ——“看得見生活風格”的家電行

早在20世紀70年代后半段到80年代,日本家電商創造出了劃時代的商品,贏得全球矚目。但不知不覺間,日本家電行業的實力衰退了,如今那些令人覺得“很酷”的商品,都不是日本廠商做的。大型家電量販店,盡管不斷擴增店面,業績卻持續低迷,巨大的賣場再也不像當年一樣車水馬龍。

增田宗昭意識到,只是把商品整齊陳列出來的展示方式,已經不適用于現代人的生活。

2015年“二子玉川 蔦屋家電“開在東京二子玉川車站前的商業設施中,一樓與二樓是蔦屋家電,三樓與四樓是電影院,再上面就是樂天集團總公司等辦公區域。

“蔦屋家電就像是一本雜志,主題是‘令人期待的生活’,里頭編纂了100篇讓人想讀的專欄文章。”

與其擺出1萬種商品,不如提供100則生活提案。在日常生活中,到底該如何具體地使用物品,人們才會覺得幸福,才會覺得生命豐富?這是蔦屋家電正在思考的事情:借由“實體店面”的場地,對生活提案。不是販賣商品,而是提案生活。

“二子玉川 蔦屋家電”的設計陣勢十分強大,LOGO設計依舊來自設計大師原研哉之手,室內設計由設計“代官山 蔦屋書店”的設計公司IKG的池貝智子設計,Lightscape DesignOffice的總裁東宮洋美設計了一套會因全天實況進行微妙變化的智能操控照明。讓人們進入這個空間就能感受并得到十分舒適、自由的狀態。

在“二子玉川 蔦屋家電”的空間中,所售商品區域旁一定會擺放相關書籍,裝潢則是讀書咖啡廳的形態,可以讓人一手拿著咖啡在店里的任何一個角落閑逛,這一點延續了“TSUTAYA”的理念。

蔦屋家電按不同的應用場景,將不同家電配搭在不同的區域還有各種鮮活的綠植和精致生活雜貨穿插其間,休息的沙發和座位密布在空間的各個角落,消費者可以非常自由舒適地“游走”在其中。

蔦屋家電里還有各種品味的品牌店入駐。例如,著名的意大利家具品牌Arflex,非常注重對文化和新技術產品的研究,堅持在設計領域的突破與創新。在蔦屋家電的二樓休息區就可以看到由各種家具混搭出不同的生活場景。

還有來自Good Meal Shop的冰淇淋,蔦屋家電提供在家制作美食的生活方式的場景,體現其“Home-Made”和“Hand-Craft”的理念。綠植區域是日本一家具有非常人氣的植物店品牌SOLSO HOME,擅長與植物有關的各種創意搭配,用來裝飾生活場景。引進東京最好的美甲美發沙龍之一的Uka。

蔦屋家電設計如此精細,用更多的時間和成本去考慮符合人們生活中的各種場景去為生活提案。之所以這么做就是因為日常的高效率的活動和工作并不能給人們帶來很多的幸福感,人們必須重新思考怎樣才能獲得幸福這件事情。

所以“生活提案”將帶來更多有關人們生活方式的想法。關于生活中出現的一切,都可以被提案,甚至是“光”。Jya美學家電與蔦屋家電攜手,Jya新光臺燈已正式入駐“二子玉川 蔦屋家電”,為人們帶去更多對于“光”的不同理解。Jya想向人們提供一個不太一樣的生活體驗,它所帶來的不只是來源于物質上的滿足,而是創造一個在生活夾縫中的“精神空間”。

有很多人都表示去到蔦屋每次能都感到十分舒適、幸福。增田宗昭認為并不是因為這里建筑美麗而取勝,而是這里建筑與建筑之間的關系。而這種關系就是由光來塑造形成的。

“在建筑物之間射入陽光與陰涼處的平衡,其實就是由光線營造出來的風景,沒有光,人就看不到事物,也就無從認識事物。”

在追求效率的時代,人的幸福感會一點點流失,而光會將人們所見的事物變得美好起來。

Jya新光臺燈是對“光”的再設計,剝去一切外在的束縛,保持燈光最純粹的樣子。詮釋生活中的各種狀態,重新找回真正屬于自己的幸福感。

“嘗試思考”

30°/45°側發光的形式,照射出一小片獨立的光域,營造專注個人的精神世界,不打擾他人。簡約柱形燈體,將光束收為一體,隨著光線的自然灑落,開啟新的的哲思之旅。

陽極氧化工藝和CNC精密切削帶來細膩質感和豐富的手觸體驗,精準吸附的磁吸式底座,吸附時能發出碰撞之間的巧妙聲音。燈體內發光模塊與散熱模塊的組合構思,盡收其中。

“珍惜獨處”

將燈的主體盡可能退于燈光之后,獨特的柔軟燈光照亮所需要區域,消除周圍一切繁雜。無線可充電的設計,無論在哪里,都能隨時開辟理想地帶,享受獨處時的輕松。

“經常閱讀”

頂部控制按鍵,指尖輕觸就可以開啟,擁有散射光、聚焦光兩種光域,5檔亮度調節。簡易觸控,適合各種閱讀模式,燈光陪伴人們漸入最佳的閱讀狀態。

幸福來源于生活中自然的流露、人性自然的需求。Jya新光臺燈,不僅僅設計一盞燈,而是創造一束光。

用這束光去詮釋生活中的空間,留給屬于自己的一個“光域”,體驗自己覺得最舒適的生活方式,就會發現原來幸福還是可以被找到。


0
評論區(0)
正在加載評論...
相關推薦
广东十一选五预测软件